延风雅韵

多说群众能懂的话
更新时间:2012/1/17 11:13:26 点击次数:3473

  

    

省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周年丰:多说群众能懂的话

20111123来源:湖北日报

  前不久,省委、省政府作出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群众工作的决定》。我学习之后感觉受益匪浅。决定强调干部要善于和群众沟通,多说群众能懂的话,多办群众认可的事,增强群众工作的亲和力、感染力。这话让我感悟最深。对群众能懂的话,领导干部少说不行,不说更不行,能多说最好。能多说,并不是要求我们做演说家,口才好,吐莲花,如悬河;要的是新形势下,将上级精神与本地实际结合,去宣传群众和带领群众践行,让群众共享发展成果。

  多说群众能懂的话,脑子要多装对群众有用的东西。须知功夫在话外,要从思想到行动包括话语,都下几番苦功夫。和文风一样,话风也是作风、党风。延安时期,毛泽东从一个农民骂自己的话中,听出他们的心声,立即作出多予、少取、轻赋税的决定,进而发动大生产运动,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记得在华中师院读书时,曾看过一本当秘密被揭穿之后的杂文,其中一个小故事令我至今难忘:解放初期,一个有学问的人,满腔热情地到农村去宣讲当时的政策,开始禾场上挤满了人。他讲着讲着,人慢慢溜了,最后只剩下一个老头。他从高高的凳上走下,紧紧握着老人的手说:我是俞伯牙,您是钟子期,实乃知音啊!,老人不懂他的话,说:你坐的板凳是我的,等你讲完,我要搬回家。这个人讲话没人听,原因很简单,就是他讲的话群众不懂。

  2007年,一位有着高学位的年轻干部到某市一个区当了书记。最开始,有些水土不服,群众反映不蛮好:我们说的话她不懂,她说的话我们也不懂。这里有一个干群互动不畅的问题,但主要障碍在干部这方面。后来,她进村入户,入乡随俗,与群众合群,同吃同住同劳动,人混熟了,有了感情,慢慢也有了群众立场。只说她深入群众中的一件事:她赤脚挽袖戴斗笠,拿起铁锹和农民兄弟姐妹一道去挖沟。农民告诉她,水田特别是旱田,一定要三沟五通,下雨可排可滤,天干可灌可浇。沟通沟通,通则流,流则畅。她在工作、生活、劳动中进一步和群众打成一片,受到了教育,学到了知识。先是她围绕群众转,后是群众围绕她转,心有灵犀一点通,心通则一切通,农民现在评价她:不在乎她说的普通话还是地方话,她的话我们听得懂,我们的话她也懂,这就蛮好了。群众对干部要听其言,观其行,也要观其行,听其言。有的干部开始可以,以后不行了。不愿深入基层,好久好久之后,他再去驻点的村,人生疏了,连狗也要咬他。

  去年底今年初,电视台热播过两部连续剧:《南下南下》与《南下》。从北伐战争、土地革命、红军长征到延安抗日,中国红色革命总体是从南方到北方,然后又从北方走向南方,怀抱整个中国。以毛泽东为核心的第一代党中央领导集体,先是在延安十三年,后是在西柏坡一年多,领导各族人民赶走了日本侵略者,进而南下,推翻了蒋家王朝。北方先解放,边剿匪边土改,也接管城市,培养了大批干部,这批延安精神哺育的干部南下,依靠工人和贫民知识分子管理城市;依靠贫下中农、团结中农清匪、反霸、土改,让工人农民翻身得解放。南下干部多说北方话,和南方群众多少有些语言隔阂,但帮助穷人翻身解放作主人,大家有共同的话题。用湖北等南方话说,就是能坐在一条板凳上;干部不是尖屁股、陀螺屁股,只要心中有群众,冷板凳也是可以坐热的。其实,这类比方就是一个意思:干群一家人,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只要是一家人,说话就都能懂。

  1978年秋,从湖北黄麻起义走出的将军王建安到某师检查工作,晚上放电影,王建安欣然而至。见电影机前中间的位置,摆了一排首长专座”——有条桌、藤椅、水瓶,而士兵们都坐在背包上。王建安见此,不假思索地说:你们要坐你们坐,反正我不坐。说完,取小凳子,挤进士兵中间。全体官兵见之,掌声雷动。这仅是老红军、老八路、新四军、老延安干部和人民群众坐一条板凳的一个例子。

  解放前,内忧外患,人民群众只是求生存;解放后当家作主,人民群众求温饱;改革开放之后,他们有多种需求,不同人群有不同的需求,绝大部分人是求发展、求全面小康,求更加美好的幸福生活。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多说群众能懂的话,多办群众认可的事,都是我们党员干部的责任和义务,应该义无反顾地去说去办。能说能办之后,不要翘尾巴,一定要记住毛泽东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讲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要讲真话,每个普通人应该如此,每个共产党员更应该如此,讲话不偷不装不吹。不偷,就是不抄袭别人的;不装,就是懂一寸,就讲懂得一寸,不讲多了;不吹,就是实打实。

  当然,作为党的干部,在听到了一些来自泥土的不凡见解后,要虚心汲取;在听到了一些不妥当的话后,也要予以正确的引导。先当好了学生,就有资格当先生,干部要永远地边当学生、边当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