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故事

朱总司令与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建设
更新时间:2009/8/5 10:02:59 点击次数:1805
    [摘  要] 在陕甘宁边区出现严重经济困难的时刻,朱德提出了“发展边区经济建设”新方略,竭力倡导“军垦屯田”政策,亲自领导南泥湾开发建设,大力推动“建立革命家务”和生产竞赛运动,为陕甘宁边区克服经济困难,实现丰衣足食作出了独特而重要的贡献。
    [关键词] 朱 德   陕甘宁边区   经济建设
  1940年5月,朱德从华北抗日前线回到延安后,在协助毛泽东指挥军事斗争的同时,参与领导了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建设,为边区克服严重经济困难、实现丰衣足食作出了独特而重要的贡献。因而,边区人民用真挚纯朴的歌声颂扬总司令“为人民谋生存”,使自己“能过好光景”。
    一、在财经危机的关键时刻,提出了“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新方略
  从1940年开始,陕甘宁边区的财政经济出现了严重危机。李富春于8月18日向中央政治局会议报告:边区全年收入计800万元,而支出已达2500万元,经济非常困难。朱德所看到的情形是:“几月来未发一文零用,各机关、学校、军队几乎断炊”。
  面对这种严峻形势,党中央加强了对陕甘宁边区工作的领导,多次研究边区的财政经济问题。毛泽东、张闻天与党中央负责领导边区工作的任弼时等都对解决边区的财经问题提出了重要意见。朱德不仅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应主要依靠增加生产特别是民众生产的办法来解决财经困难,而且特邀董必武、徐特立、张鼎丞、王首道以及一些负责财经工作的人员,到延安西川等地专门调研了经济建设问题。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他相继在《新中华报》、《中国工人》、《团结》三个刊物上发表了《论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参观边区工厂后对边区工人的希望》、《完成边区一九四一年度财政经济计划》三篇系列文章,特别是作为《新中华报》代论发表的《论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这篇权威性文章,把“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问题“重新提出”来,深刻地论述其重大意义、基本任务和关键举措,比较系统地回答了边区如何克服财经困难和全面进行经济建设的新问题,形成了“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的新方略。1940年12月3日,林伯渠在延安“经济自给动员大会”上作报告时说:“最值得我欣幸的是朱总司令最近曾到过我们边区各地各工厂参观过,贡献给我们很多宝贵意见,对于我们明年的生产建设是有很大作用的。”
  第一,在经济建设的基本任务上,朱德提出要把边区建设成为由农业的依靠输入的地区向工业发展的“完全自足自给的地区”。朱德认为,陕甘宁边区经济建设的意义“非常重大”,一是作为“全国模范的民主的抗日根据地”,在坚持自力更生进行经济建设上就应当“成为全国的模范”;二是搞好边区的经济建设,不仅可以巩固党领导的抗日战争的“后方”,而且还可以“加强对于前方的接济”;三是搞好边区的经济建设,也就是奠定未来新中国的经济基础。基于对边区经济建设的这种战略性认识,面对边区处于被军事包围和经济封锁的现实状态,朱德提出,边区经济建设的基本任务,就是使边区“由农业的、依靠输入的地区,变成向工业发展的、完全自足自给的地区”。毫无疑问,朱德所说的“自足自给”,根本不是自然经济基础上的“自足自给”,而是赋予了“把边区变成工业地区,奠定新中国的经济基础,准备建立新民主主义的新中国”的新内涵,具有鲜明的革命性、时代性和现实性。朱德对边区经济建设基本任务的认识和明确,很快在边区工作中得到采纳。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1941年5月同中共西北工作委员会合并成立西北中央局)于1940年11月12日作出的《关于开展边区经济建设的决定》强调指出,广泛开展边区经济建设之所以是刻不容缓的迫切任务,“这首先就是为了使边区由半自给自足迅速走向完全自给自足”,保障长期供给,“更进一步的改善人民生活”。随后,边区党委和政府采取一系列重大举措加强了对经济建设的领导,使边区的经济建设转移到“完全自力更生的自给自足”的有计划的新阶段。
  第二,在经济建设的基本环节上,朱德提出要“积极开发边区的资源”。陕甘宁边区地广人稀、地脊民贫、交通不便、资金短缺,但矿藏资源丰富。虽然早在1937年9月边区政府成立时,蔡子伟发表的《抗战阶段的边区经济建设》一文就提出要“发展矿业盐业”,以“增加财政收入,繁荣边区经济”,但正如1941年4月《陕甘宁边区政府工作报告》所指出:在边区经济建设中,“有几宗以前未大注意”:一是盐,二是石油,三是毛,四是交通,五是建设人才与建设资本。而这归结为一点,就是忽视了边区资源的开发。针对这种情况,朱德特别指出,边区蕴藏着“丰富的石油、煤、盐、碱、和一切铁矿,以及广大的森林,大量的羊毛和药材等等,这些宝藏的最大部分也不是私人所有,而是由政府管理着的边区全体人民的财产。”这是“发展边区经济建设”的重要“指望”。因而,发展边区经济的基本环节就在于:“积极开发边区的资源。”通过资源开发,建立和发展食盐、石油、煤炭等矿产业以及纺织业,化学业,造纸业,制药业,交通运输业,商业和贸易业。朱德的这一关键性意见,很快体现在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建设中。中共陕甘宁边区中央局于1940年11月23日作出的《对财政经济政策的指示》确定,在边区工业的发展上,要“着重于选择边区特有中心富源(如盐、煤、油、毛、棉、药材)”,“首先是盐、煤油、纺织、制药、应用化学,集中人力财力,突击这些企业,使之有迅速的成效。”陕甘宁边区政府制定的1941年《经济建设计划》,对如何开发边区资源,发展盐业、纺织业、制革业、造纸业、矿产业、化学业提出了比较具体的要求。从此,开发资源成为边区经济建设的强大牵引力。
  第三,在经济建设的实施步骤上,朱德提出开发资源首先要大力发展边区的盐业与毛纺织业,特别是要“先从盐下手”。为实现“自足自给”的陕甘宁边区经济建设是个系统工程,朱德就是把边区的经济建设作为一个系统工程来研究的。他在论述“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问题时,既重视工业的发展,也重视农业和手工业的发展,而且特别强调要“积极开展农村生产运动”;既重视生产事业的发展,也重视商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发展;既重视资源的积极开发,也重视劳动力的动员和组织;既重视合作事业的发展,也强调大批技术干部的培养。但是,在国民党“停发经费和经济封锁”的条件下,如何更好地实施这项系统工程,朱德主张:在资源开发上“首先就应当大量的提高盐池的盐的产量和发展边区毛纺织工业”,特别是要 “先从盐下手。”他的理由是,陕西、山西、河南等地正闹“盐荒”,只要将边区的食盐大宗输出,就能够为边区的经济建设积累资本;如果把边区每年200万只以上的羊毛纺出来,并设法做到毛棉以及毛棉麻交织,不仅可以解决相当一部分人的穿衣问题,节省大量物资输入,而且还可以为边区奠定工业发展的基础。在边区过去的经济建设工作中,发展盐业很少被提及,更没有狠抓。朱德指出要把发展盐业同毛纺织业一起作为边区资源开发的首要任务和经济建设的重点,特别是他提出的要“先从盐下手”的主张,一下子打开了人们的视野和思路,在边区经济建设的实践中很快得到了贯彻执行。就发展盐业而言,从1940年冬天起,由于各方面的努力,使“盐的产量激增”。在此基础上,中共西北局于1941年5月18日作出《关于运销食盐的决定》,边区各级党政主要领导亲自抓食盐的运销,使1941年几乎成为边区运销食盐年,“盐的运销几乎成为解决边区财政经济困难最有效的办法”。从1941年到1945年,边区每年运销食盐均在30万驮(当时边区政府1驮按150斤计算——笔者注)上下,食盐始终是边区生产的大宗和出口的最大产物,“成为平衡出入口的主要因素”,这对于边区度过财经难关,推动经济全面发展是个历史性的重大贡献。
  1940年4月11日,毛泽东在致彭德怀的电文中指出:全国18个根据地工作最差最无秩序最未上轨道的是财政经济工作,如不速加注意,必遭破产之祸。恰在这一背景下回到延安的朱德被党中央留下来协助毛泽东工作,并以极大的心血调研了陕甘宁边区的经济建设问题。他在边区财经危机的关键时刻提出的“发展边区的经济建设”的新方略,初步破解了边区如何克服财经困难和全面进行经济建设的重大课题,对边区度过难关,促进经济发展起了重要指导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