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会新闻

李铁映谈人才和教育—— 一次难得深邃的对话
更新时间:2019/5/16 18:16:47 点击次数:254


李铁映谈人才和教育

—— 一次难得深邃的对话

 

   2019年1月14日下午,湖北省延安精神研究会会长任世茂、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阚成富、省政府驻深圳办事处副主任牟松,前往深圳探望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原委员,第十届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会长李铁映同志。李铁映同志虽然身体抱恙,但在秘书连耀华的陪伴下给予了热情接待。在五十分钟的时间里,李铁映同志向任世茂同志问及湖北省的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武汉市的发展情况,并回答了在对话中关于人才和教育方面的认识问题。根据录音将对话整理如下:

 

任世茂我们这次来,主要是看望您,给您老人家提前拜年,祝福您身体健康。同时也汇报下我们去年的工作和今年的打算。

李铁映我也给你们拜年,湖北现在越来越好了,湖北去年GDP进入了万亿吗?

任世茂三年前就突破了两万亿,去年是三万九千亿了,武汉市的经济总量占到了湖北全省的40%,一个GDP,一个财政收入,预计今年会在1.5万亿元以上,在全国16个副省级省会城市中,大约排第七。

牟  松湖北的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的第七位,超过河北了。

李铁映湖北省的经济结构是一市(武汉)独大,一市独大对经济发展不是很有利。湖北省有7000多万人吧?

任世茂没有,6000万人。

李铁映湖南都有7000万人。

任世茂原来湖南比湖北大约多700万人,经济总量差不多,一个安徽,一个湖北,这三个省经济总量都差不多。

李铁映湖北有很多优势嘛,武汉是重工业基地。

任世茂湖北从整体来看,武汉市一市独大,整个工业结构,是重重轻轻,国重民轻,重工业很重,像武汉、黄石,国有企业占的比重大,民营经济占的比重小。县域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从俞正声书记到湖北工作以后,对发展县域经济高度重视,抓得很紧,每年要召开12次县域经济工作现场会议,工作力度大,发展比较快。“一五”、“二五”时期,国家在生产力的布局上,给湖北上了七个大的项目,比如:武锅、武船、武重,武钢等武字头的企业,全国是156家,湖北占了7家,中部地区湖北工业基础算好的。

李铁映现在湖北的大学发展怎么样?

任世茂还不错,我们的科教优势明显,有近100多所高等院校、科研院所,高校在全国占前五位。

李铁映最近安徽的科技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听说在学术上有些东西。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怎么样?

任世茂武大、华科大还不错,我在省里管工业的时候,到深圳来考察过一次人才市场,百分之七八十武大和华科大的毕业学生都到深圳就业。

李铁映自己留不住?

任世茂留不住。

李铁映湖北出现了孔雀东南飞?

任世茂是,麻雀也有东南飞的。

李铁映麻雀有,孔雀有没有?

任世茂,有的是飞出去,也有的飞到我们湖北来。人才流动,什么感情、事业留人,关键还要看待遇,看你的工资给的多少,给了住房没有,年轻人要成家,要有房子,这样才有心思干事业,成家立业。

阚成富最近几年,湖北在留住人才方面的工作搞的是不错的,去年在武汉留下的大学生大约是20万人。

牟  松5年之内,要留100万大学毕业生在武汉市工作,过去提招商引资,现在湖北省委组织部提出的是招商引“智”,吸纳人才。

连耀华前年底,武汉抢人才打响了第一枪。武汉抢人才,深圳抢人才,北京抢人才,上海抢人才,天津抢人才,这几个大城市都出台了人才计划,要留住人才,就像您前些年跟深圳市的领导所说的,深圳如果每年能留30万大学生,10年以后就变成300万大学生,整个深圳的人口结构就发生变化了,整个人口素质也不一样了,更向国际化大都市迈进了,大家现在正按照这种理念发展。

李铁映抢人才是好事,不抢人才,人才的价值就上不去。

连耀华但是这么一抢,几个大城市把人才都抢走了,其他一些需要人才的小城市就抢不到人才了。

李铁映那没关系,就像商品一样,抢就是竞争,就体现价值。

连耀华这样搞发展就不平衡了。

李铁映不,那又是另回事,就和投资一样。抢人才比抢投资要好得多,比抢商品要好得多。只有抢人才,人才的价值才能体现上去,包括困难地方的人才价值也才能上去,任何地方要想把人才留住就要靠抢人才。

任世茂现在最需要人才的是县市一级,但又是最缺人才。

李铁映你说的是现实,我赞成你这个说法。最缺不等于最需要,最需要不等于最现实。美国特朗普最近出台政策,准备要把100万移民(就是现在在美国打工的人)转为美国公民,就是100万有才能的人,以前都是限制,现在转变为美国公民。所以抢人才是世界性的。你们对抢人才的观念也要转变一下,就和抢商品一样,抢商品,这个商品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抢投资,这个投资的价值才能体现出来,人才放在那里,你不抢,他的价值怎么能体现得出来。这样对县市也好,对贫困地区也好,所有的人都要转变一个观念——人才观念,人才是什么,人才为什么要重视,这样全社会的老百姓、孩子们都要把自己培养成为人才。这样社会最有价值的是人才,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抢20年会是什么结果,如果抢50年会是什么结果,而且这对大学生也好,对干部也好,对各个地方办大学、办教育都会发生很深刻的影响。

   现在我们的人才还培养的不够啊!每年的大学生还没有做到“宽进严出”,所谓“宽进”就是所有愿意上大学的人都可以上大学,不管年龄,不管分数。他到大学受教育嘛,那么即使文化水平不够,可以补习嘛,大学可以给你补习,而且国家出钱呀,地方政府为什么不出钱培养人才呢!只有抢人才,各级政府才能拿钱出来去支持人才事业,所以把文化水平不够的人进行补习,补习以后达到一定水平上大学,大学里头选择很多,学什么都可以,数理化学不了,学别的东西,这样的话整个社会各个层面上都在培养人才,每个个人在生活当中把自己培养成人才,这样进学校也好,培养人才也好,机会都得了,混吃混喝的人就没有希望了,大家都要努力,把自己培养成人才,不管各种各样的,修理汽车、驾驶汽车、当运动员、书法家、绘画家……都要把自己培养成人才,社会就是各种人才的组合,而不是混混的组合,这要发生多大变化啊,如果我们能够做到上大学“宽进严出”,20岁、30岁都可以去学,而且学两年,出去打工,保留学籍,赚了钱,再回来学,学习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学习是无罪的,学习是应该给予支持、鼓励的一种权利,办学是国家的功劳。国家最大的功劳就是能够培养人才。

连耀华现在有些大学老师受市场经济的影响,思想有些浮躁,不认真搞教学讲授,去搞项目搞课题了。

李铁映你不要去讲这些,社会永远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一个社会不尽人意的地方都很多,我们为什么不多讲一些尽人意的地方,所以我把许多人爱讲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叫做垃圾,就是自己身上背着一些社会垃圾,这个垃圾自己不高兴,然后还要传染给他人,让他们也不高兴,为什么不天天讲高兴的事情呢,高兴的事情讲多了,大家心情都愉快了,这个花不好看,我们再换个好的,摆个花总比不摆强啊,这不叫吹牛,所以要经常讲让大家愉快、高兴的话,少讲垃圾。

  松要讲正能量的东西。

李铁映社会总是各种各样的,我们要对社会有正确的认识,你说的现在大学存在的问题,过去也有,但是现在大学比过去要好,小学现在的问题过去也有,但是现在小学的机会比过去的机会要多,社会总是在进步嘛,不能尽拿我们现实社会的问题去和别人、国外的长处去比,我们要看到自己的进步,所以国家办学,是国家的责任,是义不容辞、不可推卸的。国家最大努力方向就是办学,个人要努力去学习,学习是无罪的、无过的。办学是有功的,宁可把其他方面挤一挤,少吃少喝也要办学。另外既要国家办学,也要鼓励企业办学,鼓励社会办学,大家都来办学,各种各样的学校。

   这样的话又会出现把学校办成企业,拿学校来赚钱,拿学生来赚钱,什么社会没有这个问题?英国公开的说,留学生就是英国教育事业的资本金,有70%大学都是靠留学生才能维持发展,现在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留学生减少,没有钱了。所以不要把这个问题看成只是我们自己的问题,上学要付出成本,办学要有资本金,在社会上对这个要有一个可容忍的看法,当然我们不提倡把学生当作赚钱的手段,不能搞那么高的学费,但是没有学费的学校也是不存在的,所以这些观念上的问题,我们要理清楚,进入新时代,我最担心的就是教育,我们的教育要满足这个时代的要求,迎接下一个100年,核心在教育。我们现在鼓励出生,一年出生的孩子大约是1300万到1400万,而每年大学招生都不到1000万,这怎么行?大学招生起码在1500万,各种各样的大学招生,各种技能的、职业的大学都得算。怎么实现两个100年?靠人啊,现在讲要重质量的发展,质量是人做出来的,所以人的质量决定于产品的质量,决定于我们经济的质量,决定于我们社会的文明程度。

阚成富您今天的话讲得非常的好,我们很受到教育和启示,我们要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我这次陪同任会长来,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湖北省延安精神研究会是199957日成立的,到今年整整20周年。20年的历程不易,为了总结过去,启示未来,继续前进,我们打算搞下纪念活动,想恳请您能题词鼓励。1999年研究会成立时,是全国政协原副主席、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会长马文瑞题的词。

李铁映题词就不搞了,现在的情况与以前不一样了,中央对领导人题词有严格规定。不过请连秘书向苏希胜秘书长汇报,届时请中延会发个贺信。

阚成富10年前,《延安颂》创刊是您题写的刊名,我们非常感谢,原件我一直珍藏。

连耀华首长,今天谈话就到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