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人风采

读懂邓小平
更新时间:2019/2/6 10:50:01 点击次数:358

 

  

  读懂邓小平

  

刘胜军

 

 

       改革是大家的主意,也是人民的要求。

  ——邓小平

   1、 他改变了中国

  1979 年基辛格对美国《时代》周刊说:

  1975 年见到邓时,他对外交事务还知之不多,但他学得很快。邓是一个不可低估的人,他的影响将是巨大的。

  1988 年基辛格对邓小平说:

  你是做的比说的多的少数几位政治家之一,你使中国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

  

  2、早在 1979 年邓小平就提出“市场经济”

  1979 年邓小平会见加拿大麦基尔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林达光,首次论述了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的观点。邓说:

  • 我们有些经济制度,特别是企业的管理、企业的组织这些方面,受苏联影响比较大。这些方面资本主义国家先进的经营方法、管理方法、发展科学的方法,我们社会主义应该继承。

  • 说市场经济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只有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这肯定是不正确的。社会主义为什么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不能说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封建社会时期就有了萌芽。我们是计划经济为主,也结合市场经济,但这是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

  3、举重若轻邓小平

  邓小平开心地笑了,随即取出熊猫牌香烟抽了起来。

  1975 年基辛格访华,老布什同行。老布什写道:

  邓抽起烟来一支接一支,喝起茶来也是一杯又一杯。他是那种在同外国领导人交谈中强硬与和蔼都运用得恰如其分的人。

  4、邓小平 style

  1986 年邓小平接受华莱士采访时说:

  我这个人讲话比较随便,因为我讲的都是我愿意说的,也都是真实的。我在国内提倡少讲空话。

  中曾根康弘问:您一生中觉得高兴的是什么?最痛苦的是什么?邓小平说:

  我一生中,最高兴的是解放战争的三年,那时我们装备很差却都在打胜仗。我一生最痛苦的是文革。外国朋友问我为什么能渡过哪个时期?我说,没有别的,就是乐观主义。

  5、吕端大事不糊涂

  1989 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华,他回忆说:

  历史上很少有强有力的领袖能自己正视“生命总有尽头”这一现实。邓说“趁我脑子还没有糊涂时就退下来”,寥寥数语,却生动地反映了他人品的伟大。

  1984 年中曾根康弘访华,对邓小平说:

  6、与美国过招

  1911 年清政府修粤汉铁路,向外国财团发行了湖广铁路债券。1982 年美国地方法院“缺席判决”要求中国政府赔偿 4130 万美元。1983 年美国国务卿舒尔茨访华,邓小平对他说:

▲邓小平访美( 1979 )▲邓小平访美( 1979 )

  7、强硬如斯邓小平

  1982 年撒切尔夫人访华,她一见邓小平就说:

  撒切尔提出“考虑非和平的方式保留香港”相威胁,小平同志突然又讲了一句话,让撒切尔脸色都变了:

  中国人穷是穷了一点,但打仗是不怕死的!

  撒切尔夫人愣了很长一段时间。退场的时候,神情还有点恍惚。所以才有了后来在人民大会堂台阶上跌了一跤的故事。

  1984 年邓小平会见德国前总理施密特时谈到了中越战争:

  我们向越南人民提供了价值 200 亿美元的物资,而且是在我们自己需要每一个美元的情况下。但是越南几年以后站在了反对中国的一边,把数十万中国人从越南赶出来……我们在 1979 年不得不给越南一次教训。为了使我们正确地被理解,我们重复了几次小规模的教训。

  1986 年邓小平接受华莱士采访时说:

  如果苏联不帮助越南,越南一天仗都打不了。

  8、文革与改革

  1977 年邓小平会见英籍华人作家韩素音。邓说:

  中国人是聪明的,再加上不搞关门主义,不搞闭关自守,把世界上最先进的科研成果作为我们的起点,再在这个基础上创新,我们就是有希望的。过去,我们很多方面学苏联,是吃了亏的。

  1980 年邓小平接受意大利传奇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说:

  • 有必要讲清楚毛主席的错误,和林彪、四人帮所犯下的罪行,在性质上的分别。毛主席几乎把一生献给中国,并且在最危急的时候挽救了党和革命。没有他,中国要花更长的时间在黑暗中摸索道路。直到六十年代,说得准确一点,在五十年代后期之前,毛主席的某些原则十分正确,通过他这许多原则,我们得到胜利。然而,不幸得很,他在晚年犯了错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时所犯的错误,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了很大的灾难。

  • 毛主席晚年违背了他自己所定下的好原则,不健康的思想开始反映在他的行动和工作态度上,最不健康的思想便是他的极左倾向;唔,或许是胜利冲昏了头脑吧,或者是他跟现实脱了节;你知道啦,由于他对革命有重大贡献,他在中国人民心中享有崇高的声誉,获得许多的赞美——太多了,使他没有把自己多年前定下来的好原则加以制度化——例如民主集中制和群众路线——这便是他的弱点之一,虽然其他的革命同志,包括我在内,都有责任。

▲1966 年接见红卫兵▲1966 年接见红卫兵

  1985 年邓小平会见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邓说:

  中国的对外开放、对内搞活经济,决不会导致两极分化。如果导致两极分化,改革就算失败了。

  1985 年坦桑尼亚副总统姆维尼访华,他对邓说:中国的改革特别引人注目,您是这场改革的设计师。

  邓说:

  • 改革是大家的主意,也是人民的要求。

  • 现在我们干的是中国几千年来从未干过的事,这场改革不仅影响中国,而且会影响世界。 

  1988 年邓小平会见捷克斯洛伐克领导人雅克什。邓说:

  文革十年灾难性的教训对我们是太深刻了,大家都要求改革,所以我们的改革是顺利的。

                                                                                                                    (原载新浪财经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