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试论伟大觉醒和伟大革命产生的原因
更新时间:2019/1/29 17:18:48 点击次数:608


试论伟大觉醒和伟大革命产生的原因

 

刘义贤  马自勤


习近平同志在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以下简称《讲话》)是一篇重要的马克思主义文献。《讲话》指出:“改革开放是我们党的一次伟大觉醒,正是这个伟大觉醒孕育了我们党从理论到实践的伟大创造。改革开放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次伟大革命,正是这个伟大革命推动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伟大飞跃!”这一论断深刻揭示了改革开放的伟大意义和深远影响,必将进一步坚定我们在新时代推进改革开放的信心和决心。

研究伟大觉醒和伟大革命产生的原因是有意义的,这与中国共产党的特质有必然联系。

首先,中国共产党是一个富有自我完善、自我革新的政党。特别是在革命遭遇挫折之后,党都会痛定思痛,进行认真反思,查寻病根。比如,从中国共产党成立到遵义会议前的十几年间,中国革命经历了两起两落,即北伐战争的胜利和大革命的失败,土地革命战争的胜利和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为什么会有两起两落,基本的经验教训是什么?这是当时全党同志认真思考的问题。到了延安时期,答案才找到了,我们党之所以在政治路线和军事路线上出了问题,发生了长期和全局性的错误,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没有真正确立起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对于国情的认识不十分清醒,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与中国国情结合得不好。这种主观主义的思想路线集中表现在“两个凡是”上,即“凡是马恩列斯的话必须遵守,凡是共产国际的指示必须执行”,也就是唯书、唯上,不唯实。如何解决问题,党提出要树立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马克思主义学风,从而使革命取得长足的进步。应当肯定,这是一次觉醒。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我们又遇到了挫折,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十年内乱导致我国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人民温饱都成了问题,党内外强烈要求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但是,当时党的主要负责人提出并坚持新的“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做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拥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两个凡是”的实质,就是坚持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思想。从而,思想路线的问题再一次被提到了首要地位。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还是坚持“两个凡是”?两条对立思想路线的选择,决定着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讲话》高度肯定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冲破了长期‘左’的错误的严重束缚,批评‘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充分肯定必须完整、准确地掌握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高度评价关于真理标准的讨论,果断结束‘以阶级斗争为纲’,重新确定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组织路线”。从而党实现了伟大觉醒并拉开了改革开放伟大革命的大幕。

第二,中国共产党人具有深邃的历史视野和尊重历史的传统。毛泽东、邓小平、习近平都是尊重历史的典范。习近平同志认为,重视历史、研究历史、借鉴历史,可以给人类带来很多了解昨天,把握今天,开创明天的智慧。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它忠实记录了每一个国家走过的足迹,也给每一个国家未来的发展提供启示。《讲话》指出:“历史发展有其规律,但人在其中不是完全消极被动的,只要把握历史发展大势,抓住历史变革时机,奋发有为,锐意进取,人类社会就能更好前进”。邓小平科学认识了历史发展的规律,善于从历史的角度来把握中国现在发展的情况。他指出:“现在任何国家要发展起来,闭关自守都不可能。我们吃过这个苦头,我们的老祖宗吃过这个苦头,恐怕明朝明成祖时候,郑和下西洋还算是开放的。明成祖死后,明朝逐渐衰落。后来康乾盛世时代,不能说是开放。如果从明朝中叶算起,到鸦片战争,有三百年闭关自守,如果从康熙算起,有近两百年,长期闭关自守,把中国搞得贫穷落后,愚昧无知”。尽管清初出现过“康乾盛世”,但总的来说,我们与西方国家比较,已开始落后了,只是当时感受不深,一旦西方国家开始向东方扩张,我们的落后就暴露无遗。落后就要挨打,满清王朝必败无疑,因为人家是用商品经济打自然经济,资本主义制度打封建制度,热兵器打冷兵器,所以,失败是必然的。无数历史事实证明:任何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到一定阶段,都必须进行改革,这是生存和发展的必由之路,这就是历史发展规律。中国的社会主义发展到今天,同样面临着这种抉择。《讲话》还肯定“建立中国共产党、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改革开放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是五四运动以来我国发生的三大历史性事件,是近代以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三大里程碑。”同时还是分客观和准确的肯定了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以及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建立这一里程碑的历史性贡献,从而展现了马克思主义者与西方资产阶级政客的人格区别。

第三、中国共产党人有宽广的世界眼光,善于站在全球的角度,世界的高度来考虑中国的事情。邓小平指出:“现在世界突飞猛进地发展,科技领域更是如此,中国有句成语叫‘日新月异’,真是这种情况。我们要赶上时代,这是改革要达到的目的。”他清醒地看到,战后资本主义发达国家都很重视科技进步,调整生产关系,使阶级矛盾有了一定的缓和,尽管有危机,但没有出现1929至1933年那样的大危机,这与资产阶级的某些改革有一定关系。相反,有些社会主义国家,特别是前苏联在勃列日涅夫执政时期,把稳定看成了目的,把维持现状当成实现稳定的手段,这就使得高度集中的政治、经济体制因得不到改革而逐步发展到僵化,使党和国家的发展由稳定逐步转化向停滞,甚至走向危机边缘。当时苏共不但自己不改革,还对一些东欧国家的改革进行压制。邓小平由此得出结论“如果现在再不实行改革,我们的现代化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就会被葬送”。后来,苏东剧变的事实证明,邓小平的这一判断是完全正确的。

第四、中国共产党人能牢记初心、尊重实践、体悟人民的呼唤。《讲话》指出:“我们党作出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是基于对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深刻把握,是基于对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的深刻总结,是基于对时代潮流的深刻洞察,是基于对人民群众期盼和需要的深刻体悟。”邓小平作为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作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对中国改革开放进行总体设计最重要的思想是:“不坚持社会主义,不改革开放,不发展经济,不改善人民生活只能是死路一条。”如果改革走偏放向,也是死路一条。什么是社会主义方向呢?邓小平指出:“社会主义的目的就是要全国人民共同富裕,不是两级分化。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么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怎么把握社会主义方向?邓小平看到了“左”和“右”都“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就是走老路,“右”就是走邪路,走资本主义道路。这两种思潮都是违背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都是妨碍我们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中国共产党人既不能走老路,也不能走邪路,我们只能走新路,新路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于是,他提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是要消灭贫穷”,这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这样就把“共同富裕”引入了社会主义本质。这些思想在改革开放初期就鲜明地提出来了,现在看来中国人民是幸运的,中国改革开放的总体设计是科学的。方向决定道路,道路决定命运,由于选准了方向,前进才不会迷茫,走对了路,从而使“改革开放极大改变了中国的面貌、中华民族的面貌,中国人民的面貌、中国共产党的面貌。”

第五,中国共产党人具有强烈的未来意识。共产党人尊重历史,把握现实都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毛泽东强调:“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是面向未来,邓小平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指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还是面向未来,习近平提出: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仍然是面向未来。《讲话》高瞻远瞩,从九个方面总结了四十年改革开放的宝贵经验。在阐述了每一条经验之后,都有专门的一段讲今后的前进道路应当怎么做,体现了中国共产党人面向未来的战略思维、辩证思维、创新思维、法治思维、底线思维,也是将改革开放进行到底的整体设计,周密部署和指路明灯,是对伟大觉醒、伟大革命认识的升华,是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

                         (作者:刘义贤、马自勤,武汉延安精神研究院常务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