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研究

改革开放前后我国经济所有制形式的演变
更新时间:2019/1/29 17:02:56 点击次数:911


改革开放前后我国经济所有制形式的演变

——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朱明来


(一)建国初加快社会主义改造的合理

改革开放以前,我国所有制形式可以概括为“一大二公三纯”,它在改革开放后被否定,但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仍有其合理性。

新中国成立后的当务之急是实现工业化,变农业国为工业国。近代工业化有两条基本道路。一条道路是发展私有制和自由市场经济,以轻工业带动重工业发展,即英法美三国模式的第一代工业化道路。另一条道路是依赖国家力量,主张集中控制和调配有效资源,对外贸易实行保护关税保护国内市场。以优先发展重化工业和倡导高积累、低消费政策,来带动经济迅速起飞的路线。后一条工业化道路产生了两种模式:一种是19世纪末德日两国的国家资本主义工业模式;另一种就是本世纪30年代出现的苏联社会主义工业模式。

毛泽东显然受了苏联模式影响,从1952年开始,为实现工业化,加快进行社会主义改造(即一化三改),很快实现了生产资料公有制。

正是这种高度集中的完全公有化的所有制结构和计划经济体制,解放并促进了当时生产力的发展。由于国家控制着关系到决定国家经济命脉和操纵国计民生的全部资源和主要行业,使我们能集中举国的人力、物力、财力办大事,发展重化工业,进行基础设施和国防建设,使新中国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迅速建成了相对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从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中国由1949年一个经济已经濒临彻底破产的落后农业国,在不到40年的时间内,初步实现工业化;并且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大规模经济成就,证明了这一道路的历史性成功。

加快社会主义改造的另一原因是当时的军事形势。抗美援朝虽然取得了胜利,但中国因综合国力尤其军工业远不及美国遭受了巨大的人员损失,甚至在绝对优势情况下不能完整消灭美军一个建制师。这强烈刺激了毛泽东!一个大而弱之国,要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必须有独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因此中国要加速工业化的步伐,尤其重工业进程,迅速提高军事实力。在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围堵和技术封锁下,资本主义经济和小农经济的自由发展,适应不了建立大国独立工业体系。为此,加快农业集体化道路,以获取工业化需要的粮食和市场,迅速完成工业积累,是由弱势国力和国际险恶环境制定的正确决策。

(二)建国初社会主义改造的误区

或许基于意识形态(《共产党宣言》中“消灭私有制”)的考量和中国传统大同思想的影响,毛泽东在所有制改造上走向了“一大二公三纯”的极致,大批手工业者和小商小贩也转入全行业公私合营的浪潮,甚至修自行车、修鞋、理发这样的事都要国有国营,以致为了追求单一公有制,不惜“割资本主义尾巴”、“斗私批修”。

对此,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评价:实行“单一公有制、单一计划经济、单一按劳分配、单一农业集体经营”的体制和政策,跟那个时代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密切相关。马克思、恩格斯等人设想的社会主义和苏联等国实践的社会主义,就提供了这样一种社会主义模式,若有不同便很容易被认为离经叛道。

实行单一公有制虽然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如首先提高国防能力并保障社会基本公平,但难调动全要素积极性,导致全社会共同贫穷。

1953年以后,我国所有制结构成份逐渐单一,文革发展到顶峰,如五七道路,实质是自然经济思想,该道路虽然有益于人的全面发展,消除分工对人的异化,但同社会发展专业分工越来越细,生产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的现代文明趋势背道而驰,损害生产力的发展。

(三)改革开放后的多元所有制比单一公有制更科学

单一公有制就如军事上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适合国家工业化积累发展重化产业打基础阶段,到发展追求自主选择的终端轻工消费产业阶段,单一公有制虽然利于实现国家和集体的公共意志,但越来越难满足人民丰富的个性化需求,且容易产生政企不分、政社不分,造成部门分割和地区封锁,不能充分发挥企业和社队经营自主权,充分运用市场机制的积极作用,于是多元所有制的改革应运而生了。

1978年以来,改革经济体制和放开搞活经济政策的措施,使受传统计划体制束缚的非公经济得到较快的发展,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逐渐加大,成为国民经济中一支重要的生力军。在发展生产力,满足人民多样化需求.增加就业等方面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所有制结构由过去的“单一”调整到符合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的“多样”及“合理性”,有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在所有制方面,打破了“一大二公”的格局,初步形成了多种经济成份共同发展的多元化所有制结构。

邓小平曾经说:“搞社会主义,也允许各种形式的所有制存在。”

邓小平非常重视所有制,但他重视的并非传统的单一公有制。他摆脱了传统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思想框架和现实模式,确立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的混合所有者经济格局,这是一种既坚持以公有制为主体的方向(但不是传统的单一公有制)又实行市场经济的道路,这是新社会主义经济的“第三条道路”。

(四)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再分配比传统所有制更重要

在愈益发展的混合经济的基础上,何以能够实现公平分配呢?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强调“更重要的是政权在我们手里”,实际是认为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再分配,也就是公共财政,而不是传统的公有制。他又说:“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以至于“落到资本主义去”。但是他从不说发展非公经济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他在许多“极左”派人士都认为“所有制问题大得很”时,反而强调“分配的问题大得很”,这又反映了他的独到思路和智慧。他更提出“要研究提出分配这个问题和它的意义”,即要研究和理解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不是传统的公有制,而是公共财政,即社会主义再分配。这就是“以公共财政为主导”的重要思想。

在邓小平看来,“以公共财政为主导”实际就是“以全民所有制为主导”。但这不是直接产权领域的“以全民所有制为主导”,而是通过再分配实现的“以全民所有制为主导”。这种“主导”也不是在所有领域、所有方面的“主导”,而是指在他所讲到的特定范围、特定意义上(即主要在国计民生方面)的“主导”。

邓小平在这里已经超越了马克思。马克思非常强调“所有制决定分配制度”,认为在私有制的基础上不可能有社会主义分配制度,但这是以当时的国家只是资产阶级“守夜人”为前提的。在这个前提下,自然是所有制决定分配制度,有所有权才有分配权。邓小平已从国民收入再分配广泛发展的事实中看出,只要有社会主义的国家政权,就能实行社会主义的再分配,而不是发展非公经济就是发展资本主义,也不是以非公经济为主体就是资本主义,更不是在非公有制经济的基础上不能实行社会主义分配制度。这就是他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思想的深层内容,就是市场社会主义的新思想,而且也是他对所有制领域的深层“左”倾思想的有力回答。

(五)邓小平的共同富裕原则才是社会主义的本质

传统观念认为,社会主义经济本质上是公有制经济,因而它又有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等等“本质特征”。但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不同的特点就是共同富裕,不搞两极分化。”进而提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

面对共同富裕这个终极目标,公有制、计划经济、按劳分配等等都只是手段,它们不再是神圣的,而是可以根据目的、需要、历史条件和实践检验进行取舍了。作为最终目标的共同富裕,就是人民普遍达到现代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因为,先富起来的主体应该是中产阶级(也应该是和平建设年代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只要大家都达到了现代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那就已经“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了。

在邓小平看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共同富裕的市场经济;共同富裕就是普遍中产阶级化;实现了普遍中产阶级化的市场经济就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代经济表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所有制基础只能是以微观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所有制。这种以微观私有制为基础的社会所有制企业实际就是马克思所说的经济领域“自由人联合体”,最终形成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所有制基础只能是这种社会所有制,而不可能表现为国企的直接公有制。重视直接公有制实际是计划经济的残余观念,只有在想象中的计划经济中才能以直接公有制为基础。

(六)改革开放的确有泛市场化的重大错误

“端起饭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是改革开放后一句流行俗语,似乎人民群众对改革开放的路线有所不满。

公允地讲,改革开放的路线利国利民,但在弱势阶层及左派知识分子中的口碑并不佳。这其中有分配不公、官员大面积腐败等因素。但最主要还是泛市场化改革的错误。这并非说经济改革的方向有错,而是把不该市场化的公共事业(这些本是社会主义元素)市场化了。   

我们提倡效率优先,结果走了极端,演变成公共事业、公共产品泛市场化,使基本民生保障都出现问题,严重背离了社会主义原则。

一个国家必须确保社会民生和就业保障,这曾经是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基本体现。社会主义国家古巴经济效率虽不高,但公共事业好,人民虽不富裕,但生活平和幸福。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社会保障比较好。西、北欧高福利国家和讲求效率的美国,财政用于社会保障分别占45%和1/3以上(中国只占12%左右)。冰岛政府在金融危机中破产,但社会没有大的动荡,主要就是因为社会保障到位。中国作为传统社会主义国家,竟然把公用事业(医卫、教育、住房)市场化,结果造成了新的三座大山,压得普通民众难以喘息,内需难以启动,帐面上的GDP奇高,但实际社会财富极其有限,经济结构极其失衡,根本原因是公益保障事业极其短缺。

如果像医疗、教育、住房、养老等社会保障事业有了质的提高,相信广大人民群众定会更加支持改革开放路线了。

(七)改革开放路线可以反思但不可反对

改革开放的“副产品”,的确要反思。但极左人士竟将泛市场化错误扩大化到否定改革开放路线尤其混合所有制,则是极其错误的。

孔子曰: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中国多数人能适应共同贫穷但相对公平的社会,难以适应虽较富裕但贫富悬殊的社会。然而真要解决分配不公的问题,不是否定改革,而是全面深化改革。

尤其混合所有制,实践证明是适应目前我国生产力发展现状并取得巨大成绩的。但某些熟读马列经典的极左教条派,仍以共产党宣言中的一般论断要“消灭私有制”,以致当今某些民营企业主担心政策风向有变,风声鹤唳,移民海外,转移资产,大大损害我国经济利益。

其实,生产力标准才是判断真假马克思主义的核心所在。

实践证明,邓小平设计并实施的改革开放路线,虽然有泛市场化等方面的失误,但总起来还是解放并发展了生产力,极大改善了中国人民生活,推动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他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

正如邓小平所说:“我们讲了一辈子马克思主义,其实马克思主义并不玄奥。马克思主义是很朴实的东西,很朴实的道理。”这没有丝毫的书卷气,没有一点学院腔,没有把马克思主义看做高深莫测的学问,说得玄而又玄。“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也就是坚持毛泽东同志说的实事求是。

   

从社会主义改造的“一大二公三纯”到改革开放的“混合所有制”,实践已证明,这一所有制形式的变革非常正确,极大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说,“马克思主义博大精深,归根到底就是一句话,为人类求解放。”但没提“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说明前一句话才是马克思主义的本质和共产党人的初心!而后一句话只是《共产党宣言》的一般论断,应该可以发展演变的。

                                                           (作者:新洲中学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