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风雅韵

说点“岗二代”及其它二代种种
更新时间:2018/6/6 2:40:13 点击次数:1622



说点“岗二代”及其它二代种种


周年丰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后,现成为了全国热议的主题,战略实施令万众瞩目。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系习近平在“亚洲博鳌论坛”2018年年会主旨演讲的要义之一,首义是改革开放。

“岗二代”最早见《人民日报》。改革从哪里来,向哪里去?2018.2.20《湖北日报》载“谱写新时代新篇章——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启示录”,“洪范八政,食为政首”,稳重说安徽省凤阳县30多年前当年大旱,为了温饱,为了子孙不挨饿,以“刘备托孤”的方式,严宏昌不仅为18户起草了“协议”,且第一个按下红手印。18户小岗村农民以敢为天下先的精神,相继按下了“大包干”的红手印;今天,为了增收,昔日分到各户的天地大部分整合,土地实施流转,小岗村走出了“一年越过温饱线,20年没过富裕坎”的困境。

读2.24《湖北日报》通讯“向着新航程扬帆奋进!——以小岗精神看中国改革开放40年”。小岗村是改革的缩影,却远不是改革的全部;受小岗村的启示,当年武汉汉正街小商品市场在全国商业改革带了头,首都钢铁厂为中国工业改革率先垂范。1993年,作为“岗二代”的严宏昌之子严余山、严金昌之子严德双、关友江之子关正景相约到广东东莞打工,一到便被城市里矗立的高楼大厦、夜色中闪烁的霓虹灯所震惊,“这是小岗人没有看到的景象,深深感觉我们落后了!”真个是天外有天,山外有山,人中有能人。

说点“岗二代”及其它二代种种。前些年,小岗每平方公里土地创造的价值仅为江苏省华西村的3%,河南省南街村的6.4%,两村作者都到过,我更赞成推广吴仁宝曾为党委书记的华西村的经验。小岗立足“农”字,但也要试水办企业!严余山试图续写父辈严宏昌们当年的“创业梦”——这位凭借打工创出多项专利技术,在上海等地办厂经商的“岗二代”,回村办企业却遭遇“滑铁卢”:2000年后,投资的瓶盖厂、电表厂接连夭折,50万元投资变成了不到2000元的破铜烂铁,“我们当时还不知道‘投资环境’这四个字”严余山失望离乡,一肚子乡愁!党的十八大后,继挂职干部沈浩领导小岗跨了一大步之后,小岗迎来了快速改革高质量发展期,继沈浩之后,周书记很能干。严余山又回来了,成为首个入选小岗村党委的“岗二代”。他说,现在最大的心愿是“冲刺全面小康”。

说点“岗二代”及其它二代种种。可能有点生造词语,什么红二代、官二代、富二代是牵强而出,太子党是敌人造谣,我不想说,也说不清楚。著名京剧艺术家梅葆玖小报称“星二代”,他没能超过父亲梅兰芳,周海婴系鲁迅先生的独子,也喜文墨,父亲遗嘱“不做空头文学家”力行了,他和父亲差距很远,时代使然,新疆农(军)垦兵团的“垦二代”个人认为超过了他们的上一辈,继承上辈的红色基因,农垦代有人才出,“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使新疆不仅富起来,且要美起来;加上治理水平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现在有美国和日本资助的“东突”能奈我何?

说点“岗二代”及其它二代种种。重点说“岗二代”,说关键在党、关键在人。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2018)1号文件《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随之有《中共湖北省委、湖北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意见》。湖北省落实中央1号文件关键在各级党组织及领导带领群众干,在着力推进,照习近平总书记对湖北要求的“四个着力”一样干,干出乡村振兴新天地!

重点说“岗二代”。遵照党中央以振兴乡村为总抓手抓“三农”工作精神,湖北省推进乡村振兴重点抓了“三下乡”:市民下乡、能人回乡、企业兴乡。录《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信息,如:武汉2020年“三乡”工程建设实现全覆盖;黄冈市实施能人1000人回乡三年计划;市县乡三级联动,荆州全域推进乡村振兴;仙桃市首个国家级机构编制乡村振兴规划出炉了;被后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陈丕显对先任天门县委书记继任荆州地委书记胡恒山解决“上面放、下面望、中间有个顶门杠”多有点赞了。中国好人榜:放弃50万元年薪回乡当党支书,把“后进村”变成“先进村”宜昌当阳市的曾凡柏;从跳农门到回农门,仙桃陈场镇仁和场村张家强,在武汉经营一家广告公司,年收入30多万元,毅然回乡,兴产业,聚人气,办西兰花合作社,利用流转地搞稻虾连作养殖,吸引了在外打工的20多人也回乡;“实施三乡工程”推进了乡村振兴,蔡甸区大集街天星村的花博汇,由回乡能人许江参与投资一期投资4亿元,租用农房178栋,流转土地1800亩,已吸引市民、能人和企业家百余人前来投资创业,带动周边500多农民就业,村民人均增收一年可达4万元以上;广水市十里街道办事处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观音村党支书熊永俊,他是能办好事新事之人,从北京两代会回乡后,加大了“引回能人带富乡亲”的推进力度。

重点说“岗二代”。1978年后,在时任安徽省委书记万里的首肯后,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决定在全国农村推广凤阳县小岗村的作法和经验。当年全国流传的民谣“要吃米,找万里”是民意。此时全国的村可能在百万个左右,跟着小岗走,带头的是能人,绝大部分是村支书和村长,也不乏平头百姓,湖北省的汉川福星科技和嘉鱼的官桥村八组一直带头走到今天。“保证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都是自己的”。国家、集体、个人利益分配恰到好处。他们的儿女也该是“岗(村)二代”,如今在干什么?福星谭功炎的儿子就回福星了,任党委书记不管你回乡没回乡,回乡办没办企业,不管你以何种方式为振兴家乡出力就行了。这样,你也配称“村二代”,是人,哪能没有乡愁!

重点说“岗二代”。江泽民、胡锦涛先后到过小岗村,特别是习近平2016年4月25日,来小岗村进行调研并召开了农村改革座谈会,这是对小岗村莫大的鼓励。所以,两年来,小岗人牢记领袖嘱托,以深化改革为主线,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也是那年,总书记在安徽讲了“创新是最大的政策”。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如今的小岗村已从当初一百多人的生产队发展成为全国十大名村、美丽村。在十年前区划调整后,小岗行政村已现辖23个村民组,由4173个村民,可耕种面积从当年的500余亩扩展到1.45万亩,村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也从当年的22元增长到2017年的18106元。

“村二代”要学习“岗二代”,从本村改革才能出来,如今已成中等收入者,能回乡的尽量回乡,推进“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农村也有较多的人加入中等收入者行列。

    改革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到小岗,改革改革,全面深化改革,否则是死路一条,改革发展是第一要务,人才是第一资源,创新是第一动力,最后,我们一定要铭记践行2018年“两会”期间习总书记在内蒙、山东等代表、委员驻地与之共商国是讲的“要使得农业成为由奔头的产业”,“让愿意留在乡村建设家乡的人留得安心,让愿意上山下乡回报乡村的人更有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