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故事

张自忠在宜城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5/7/31 11:46:55 点击次数:4462

 

                             

            张自忠在宜城的故事

                      湖北省宜城市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吴德志

                  宜城前线访将军 

 1939年7月底,陆诒以重庆《新华日报》战地记者的身份,到第五战区访问了李宗仁将军后,来到宜城,恰遇18架日机正在对宜城狂轰滥炸。在投下100多颗炸弹的同时,还散发汪精卫主张屈辱投降的传单。汪逆的宣传品与日本军国主义者的炸弹同时飞下,这在当时战地上还是前所未有的现象。传单上刊载汪逆的一副照片和他的一篇演说词,题为《中日问题观》。大意说中国革命之成功,需待日本谅解与提携。对这种媚敌卖国的论调,前线军民深表愤慨。

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所统帅的部队经过最近一次随枣会战,正在宜城附近整训。陆诒到总司令部访问张将军,张自忠非常高兴,同陆诒紧紧握手后说:“去年徐州突围后在豫东分别,已有一年。这次你不远千里而来,就得多住几天。我们是老朋友了,应该多谈谈。我对新闻界朋友还有意见要提哩!”陆诒一听张自忠要提意见,兴奋地说:“当我从重庆出发的时候,周恩来同志曾一再嘱咐,要我向前线抗日名将约稿并征求对我们报纸的意见。张总司令肯对我们提意见,那真是求之不得。”

张自忠说:“报纸、刊物对鼓舞前线士气的作用很大。前线部队对文化粮食的需要,其迫切程度不亚于弹药和给养。最近敌机在前方散发汪精卫的传单,敌人对我们加强政治攻势,但我们对前方供应文化粮食的工作反而不及从前。记得去年临沂大战时,我们还能看到汉口各报,包括《新华日报》在内,当时官兵们都极振奋。看到报纸,了解抗战形势,心中明亮,就认为我们的鲜血决不是白流的。此刻我们关心国内外形势,特别担心国内团结问题,但是长期看不到后方的报纸和刊物,这是亟待解决的问题,特提出呼吁。”

陆诒说:“这个问题,我们一定在报上大声疾呼,促各方重视,以求解决。我这次所带少数报刊先如数捐献,供大家阅读。”张将军表示欢迎。

陆诒在总部住的几天中,看到张将军倾注全力在训练部队的下级干部,视察他们上操,还找他们谈话,很忙碌,并不比战时轻松。

有一天,陆诒看到张将军正在向伤愈归队的官兵们讲话,方式很特别。他先点名,然后逐个地问,伤在何处?如果是敌人的子弹从胸前穿进的,他就叫他们站在前几排。张将军还逐一抚摸他们光荣的伤痕,向他们亲切慰问。

可敬的抗日英雄们一个个都圆睁着眼睛,大声向他报告:

“报告总司令!我的伤在右肩膀,是敌人的机枪子弹从前面打进去的。现在子弹已经取出,伤口还没有全好。那天听到刘占魁班长说有便车回前方,大夫还不让走,我顾不得这许多,就走了,反正到前方来再休息三五天就会好的,谁还肯呆在医院里装蒜?……”

“报告总司令!我的伤在前胸,那是在冲锋前进时给日本兵用刺刀刺伤的。现在伤口已好,我就回到前方来跟敌人算账了!”

几乎大部分弟兄都有一段英勇作战的事实,用朴素的语言来叙述,只有极少数人是子弹从背部穿进的,他们在向总司令报告时头都低垂着。

张将军听完大家的报告后,就开始讲话了。他不用老一套方式,而是用问答方式来激励士气。

问:你们走路是用几只脚走的?

答:当然是用两只脚走的。

问:你们知道牛马是用几只脚走的?

答:那还用问,我们从小见到牛马都是用4只脚走的。(全场开始有笑声)

问:你们知道做亡国奴的生活就如同牛马一样吗?

答:这个,我们都知道。

问:谁想亡我们的国家,灭我们种族?

答:是日本国主义者。

问:你们能不能用4只脚走路?

答:那怎么能够呢?

问:不管你们能不能,日本国主义者硬要我们全国军民做他们的奴隶,还要我们的子子孙孙都像牛马那样走路,你们愿意吗?

答:那不行。

问:不行,便怎么样?

答:只有同日本兵拼刺刀,痛痛快快地干它一场

问:单靠咱们军队去拼,行不行?

有的人回答:“行!”

有的人说:“还不够。”

又问:那么,究竟要怎么干才好?

答:必须同老百姓联合起来,大伙儿一起干!

张将军微笑点头说:“那就对了!”

最后,张将军勉励大家,回到部队以后,要勤于操练,提高杀敌本领,平时要守纪律,保持荣誉,战时要勇敢、沉着,能攻善守,尽忠报国。

陆诒在三十三集团军访问期间,还经常和参谋长张克侠将军(他是中共地下党员,在解放战争时期和何基沣同志在徐州起义)接触。他刚毅、诚实,分析战局非常清析,对陆诒的工作有帮助。有一次共进午餐时,张自忠还向陆诒介绍一位总部参议张执一同志他是在上海文化界救国会的熟朋友,在此握手重逢,格外亲热。张执一告诉陆诒,他正在鄂北一带发动抗日游击战争,已与张自忠所部取得密切合作。

 

爱民佳话传后人

 

1939年4月,张自忠率三十三集团军总部驻扎在宜城赤土坡,总部干训团驻在仅一河(蛮河)之隔的龚家河。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留下许多张自忠敬老爱幼、体察民情、爱护百姓、军纪严明的动人故事,至今仍被人们传为佳话。

 

              孝敬老人就是孝敬我的父母

 

总部驻扎赤土坡不久,张自忠亲身目睹了这样一件事情。有一天,他带着几个护兵到村外散步,走到一个堰塘边,正立步沉思时,忽然发现对岸有个老人落入水中。他急令护兵前去将这个老人救起,张自忠随即赶到老人身边。当他询问原因时,老人家像见到救星似地述说着自己的不幸……

原来,这个老人是村民李正义的母亲,因家境贫困,儿女不孝,常常不给饭吃,还骂她是“老不死”的。老人受不了这份气,便产生了轻生的念头。张自忠听说后,令护兵将李正义找来。严厉地批评说:“有反哺之义羊有跪乳之恩,人有教养之情。你虐待老母,天理不容,关你几天禁闭,以示惩戒。”李正义听后,眼泪汪汪地跪地求饶,连说:“今后再也不敢了。”张自忠见李正义痛哭流涕,似有悔改之意,才用缓和的口气说:“赡养老人是咱们的义务和美德,岂有逼母自杀之理!”李正义连连点头称是。最后,张自忠叫他将母亲搀扶回家,今后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张自忠从这件事情上,想得很多很多。他想到自己已逝的父母,想到全国受苦受难人民的父母,想到日本帝国主义践踏中国领土,多少父母受到蹂躏的情景,不觉暗自流起泪来。

回到总部,张自忠将总部驻地赤土坡、龚家河等村60岁以上的老人逐一进行登记。几天之后,这些老人都收到一份以张自忠部队的名义赠送的礼品和20块钢洋。有的老人收到礼品后,主动前来向张自忠致谢。张自忠谦恭地说:“人人都要尊敬老人。这区区薄礼,略表敬意!”

当时,张自忠的部属有的对他这样做不甚理解,说:“部队打日寇经费本来就十分紧张,为什么还要把钱送给那些不能做事的老人呢?”张自忠听了,笑着解释说:“人们都是父母生的,他们为儿女们辛苦了一辈子,现在老了干不动活了,难道不应该孝敬他们吗?孝敬天下为父母的老人就是孝敬我的父母。”

张自忠的这席话,使将士们深受感动。一个士兵激动地说:“总司令,你给我们上了生动的一课。为了天下父母的幸福,就是战死沙场,我们也在所不辞!”

 

                  十元钱救活一家人

 

一天,张自忠带着护兵到干训团检查工作,刚走到龚家河寨子北门口,忽然被一农民拦住。只见他“扑一下跪在地上,喊道:“张将军救救我一家!”张自忠见状,连忙下马,双手将跪在地上的农民扶起,说:“老乡,别这样,有啥话您就对我说。”农民见张自忠和蔼可亲地接待自己,心里无比高兴,于是便将自己家里的不幸遭遇和此时此季面临的困难一一告诉了张自忠。

他叫龚传雨,家有7口人,5个未成年的孩子,1个小脚妻子。家里的日子本来就过得很艰难,谁知屋漏偏遇阴雨。他本人去年因膝盖长恶疮无钱医治,导致残废。龚传雨边说边将破裤子卷起,把疮痕露给张自忠看。张自忠低下身用手将龚传雨的腿摸了摸。眼看夏收夏插临近,地里的麦子黄了无人割,田里的秧无人插,全家无一人能下地干活;想请人帮忙,家里连管饭的钱都没有,眼睁着只有看水流舟。万般无奈之中,左邻右舍给他出了个主意,叫他去找张将军帮助想办法,救救这一家人。

张自忠听了龚传雨的述说,抬头看看眼前大片沉甸甸的低了头的麦穗,又认真打量面前这位憨厚淳朴的庄稼人,便叫护兵给了他10钢洋(银元),让他安排好家里的生活。

龚传雨接过钢洋,感慨万千。不由得热泪盈眶,感激之情难以言表,连呼:“张将军万岁!张将军万岁!”并说:“张将军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永远不忘!”

更令龚传雨没想到的是,这一天张自忠检查完干训团的工作后,下午亲自来到他的家里,实地察看了他家里的情况。龚传雨见张自忠亲自到一个连墙也没有的茅草屋里,赶紧迎出屋外,生怕张自忠走进他那低矮的连个坐位都没有的屋里。龚传雨还没来得及拦住,张自忠就低头侧身挤了进去,拉着龚传雨在一张用木棍搭成的铺上坐下,和他拉起了家常。言谈之中,张自忠建议他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开一个油炸铺,以维持全家人今后的生活。

龚传雨接受了张自忠的建议,用张自忠给的10块钢洋安排好夏收夏插活路,大忙过后,又盖了两间土墙茅草屋,开了一个小油炸铺。就这样一直到全国解放,把5个孩子都养大成人。龚传雨一家逢人便说:“是张将军的10块钢洋救了我一家人的命!”

 

                 三十株玉米苗引出的风波

 

1939年5月的一天下午,张自忠从赤土坡总部到龚家河寨内干训团驻地检查指导工作。护兵抽空把马牵到村北一块荒地里放养。这个护兵以为马老实、荒地范围较大,就放心地将马缰绳搭在马背上,让其自由自在地啃吃青草自己在草地上踱步,欣赏大自然的美好景色。

“哪个在放牲口?”这突如其来的叱喝声,如雷贯耳。护兵听到喊声,立即循声望去,看到他的马在玉米地里啃吃玉米苗,就飞也似地跑去把马牵了过来,主动走到管庄老人面前,向他赔礼道歉。管庄老人见是张将军的护兵在放马,又看到护兵主动向自己认错,刚才的怒气消了一大半。他委婉地说:“啊,没事!以后注意点就行了。”护兵一边认错一边要赔偿损失,老人说什么也没接受。

事过两天,村民龚天桥捡粪转到自己地里,发现玉米苗被牲口吃了30棵,怒气冲冲地回到村里,去找管庄老人龚传周问个究竟。龚传周开始吞吞吐吐,想把这件事吱唔过去算了,可是龚天桥不肯罢休。逼得龚传周没有办法,才将实情说了出来,并说:“要赔我赔,千万不能让张将军知道此事!”这时,龚天桥的怒气才消了下来。

两天后的一个上午,张自忠不知是散步,还是察看农田作物生长情况,在河边柳林里张望着、思考着。龚天桥捡牛粪来到柳林里。张自忠主动向龚天桥走去,与他攀谈起来,问长问短,了解民情。龚天桥在谈话中说到张自忠军纪严明,深受百姓爱戴,顺便提到他的马误吃玉米苗的事并说这只是护兵一时的疏忽,千万不能责怪他。

当天午后,张自忠叫护兵牵着马,跟他一同到被马啃了的玉米地里。他认真察看了地里玉米苗糟害情况,亲自数了被马啃掉的玉米苗的株数,便赶紧一同找到龚天桥家里。

龚天桥当时正准备下地干活,看见张将军来了,全家人赶忙迎了上去。龚天桥说:“张将军,不知何事登门,请屋里坐!”张自忠说:“看样子你是下地去的,我们就不到屋里坐了。”

一会儿,龚天桥的门前站满了左邻右舍的老百姓。

张自忠接着说:“老乡,禾以土为本,兵以民为本。民拥兵,兵就得爱民。既然是我的马啃吃了你的庄稼,就得赔偿。老百姓种粮不容易!”说完,叫护兵当面向龚天桥检讨。护兵边认错边从衣兜里掏出30元钱给龚天桥递去,龚天桥说啥也不接受。张自忠严肃地说:“这是我们的纪律,你必须收下!”龚天桥看看张自忠,又看看低头站着的护兵,只好勉强收了下来。

张自忠走后,隔壁邻舍都责怪龚天桥,说他不该把这件事对张将军讲。又听干训团的人说,张自忠非要关护兵三天禁闭不可。大家在一起一合计,决定推举管庄老人和龚天桥代表大家前往总部去为护兵说情。

当天晚上,管庄老人龚传周和龚天桥一起到总部去求见张自忠,要求宽恕护兵,并说他们是受龚家河全体村民的委托来的。但是,无论他们两人怎样恳求,张自忠始终执意不准,最后还是把那个护兵关了三天禁闭。

 

【注  释】

①张自忠,字荩忱,山东临清人。1891年8月11日生。早年入天津、济南法政学堂,为报国弃文从戎。1916年投冯玉祥部,从排长一直升任至师长。1933年率部参加喜峰口抗战,以劣势装备对付日军机械化部队,所部大刀队近战夜战歼敌,杀出威名。1935年12月任察哈尔省主席。1936年6月任天津特别市市长。七七事变后,奉命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留北平与日军周旋。9月3日化装出逃,表示誓死抗战。1937年11月出任第五十九军军长。1938年3月在台儿庄战役中率部两次驰援临沂,战功卓著,升任第二十七军团军团长。在武汉会战中,孤军坚守潢川,抗阻日军。同年10月擢升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11月中旬,接任第五战区右翼兵团总司令,节制三个集团军。1939年5月率部参加随枣战役,截敌于襄东。

1940年5月在枣宜会战中,率第七十四师等部由宜城渡襄河截击南逃日军,与敌激战9昼夜,不幸于16日在宜城南瓜店壮烈殉国。7月7日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上将。张自忠牺牲后,国共两党分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题词:尽忠报国。北京、天津、上海、武汉都有以“张自忠”命名的路,宜城县曾易名为自忠县,新街乡曾易名为荩忱乡。宜城境内十里长山建有张自忠将军殉国处纪念碑和同难官兵公墓,刘猴集建有自忠碑和自忠亭。

1982年4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为革命烈士。1985年3月6日,宜城县人民政府研究决定,为纪念张自忠将军,将宜城县新街乡中学更名为宜城县荩忱中学,宜城县新街乡罗屋小学更名为宜城县自忠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