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故事

想起五师老大哥
更新时间:2015/5/31 9:09:51 点击次数:3819

 

     

          想起五师老大哥

从1940年6月,新四军五师进驻大洪山九口堰地区,到1944年的三年多时间里,五师将士与根据地人民建立了血肉联系,至今在九口堰还流传着许多抗战时期的民歌。

在九口堰孙家大湾,战斗间隙或工作之余,李先念等师首长经常到群众家里,田间地头问寒问暖,打扫庭院,挑水干活,深受群众的爱戴。九口堰孙家大湾孙绍南老人回忆道:他们(指五师战士)不光练兵、上操、学文化、教唱歌,还经常帮我们干活。李司令还帮我家平过耖子。那年麦收后,我六伯孙季唯请方中高平耖子,方不小心被石子把脚划破了,流血不止,被刚刚从司令部大门出来的李司令发现了,急忙叫来两个战士送去部队医院就诊。他还马上脱下鞋袜,卷起裤腿,接过耖子干起活来。休息时,李司令和我们促膝谈心,大家无拘无束。我在一旁调皮地说。“李司令,您怎么会平耖子呢?李先念幽默地说:“我会种地,还会木工,您愿不愿意跟我学?”我们这里过忙月兴喝“接中酒”,我六伯按习惯送来了咸鸭蛋,每人一个,给李司令四个,还请他跟我们一起喝酒。李司令风趣地说:“我不会喝酒,按规矩接受你的一个咸鸭蛋,也算作军爱民,民爱军,好不好?”说得大家都笑。此后,我们这里流传开了一段三字经:“李司令,手艺精,会木匠、爱百姓。巧遣将,善领兵,敌军溃、日寇逃,敌闻讯,吓破胆。民知悉,齐助阵。罗山寺,高又高,新四军,真是好。九口堰,深又深,共产党,真英明。

五师进驻之后,根据地各级民主政权建立了,还成立“商民抗日救国会”、“农民抗日救国会”、“妇女抗日救国会”和“儿童抗日救国团”,这些团体组织群众参加各种抗日活动,参加支前,做军鞋、站岗协助清匪反霸等工作,根据地掀起抗战建设的一次次高潮,与日伪军、国民党顽固派的抓丁拉夫、奸淫掳掠、强征粮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至今,人们还经常唱起“想起五师老大哥”:“山歌唱了一大箩,想起了五师老大哥,他得百姓情义长,他为百姓办事多。山歌唱了一大捆,五师打仗有本领;半夜三更枪一响,鬼子匪兵活不成。山歌唱的数不清,五师和穷人一家人;夜晚出去把仗打,白天帮助把田耕。山歌唱得数不完,人民的军队人民念;一天不见五师的面,喝不进水来吃不进饭。”

是啊,老百姓是地,老百姓是天,老百姓是我们心中永远的挂念,正像李先念当年所说的:“随南是五师的根据地,我们是随南的儿女,大洪山是我们的家乡……。”有了人民的支持,有了军民团结,五师的发展壮大,五师的传奇,正在与日俱增地创造。

 

             中原突围彪炳史册

 

说到五师的历史功绩,不得不说“中原突围”。1945年6月,在中共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李先念被选为中共中央委员。然而他因鄂豫边区战局紧张未能出席大会。

1946年6月,国民党集中30万军队,分四路向我中原解放区围攻,全国性的内战在即。李先念指挥5万中原劲旅,开始了震惊中外的中原突围,东路以皮定均率一旅佯动,迷惑敌人,掩护主力向西北突围。北路李先念、王震率主力从随北天河口至枣阳,跨过豫西南平原,进入郧县到陕西、鄂西北,南路与王海山十五旅汇合,过平汉铁路、渡襄河,后与鄂中军区会师,完成战略转移。至此,以中原突围为起点的全国解放战争拉开了序幕。

 

1946年10月1日,毛泽东在《三个月总结》中评价中原突围说:“我中原解放军以无比毅力克服艰难困苦,除一部已转入老解放区外,主力在陕南、鄂西两区,创造了两个游击根据地。此外,在鄂东和鄂中均有部队坚持游击战争。这些都极大地援助了和正在继续援助着老解放区的作战,并将对今后长期战争起更大的作用。”

1947年1月,刘少奇在关于中原问题的讲话中曾说:“中原坚持与中原突围起的战略作用,不比到华北的几个纵队,打几个胜仗的作用小。”1947年12月刘少奇又说:“过去五师在十分困难的斗争中,受到大的损失,但它完成了当时极重要的牵制敌人的任务,他们的损失是有代价的。正如胜利的战斗中也有损失一样,是光荣的。”……

1947年5月28日,党中央致中原部队的慰问电说:“我中原各部在极端困难条件下,执行中央战略意图,坚持游击战争,曾经牵制了蒋介石的正规军30个旅以上,使我华北华中主力渡过了蒋介石进攻的最困难时期,起了极大的战略作用。所有参加这一英勇斗争的指战员均为全国人民所敬佩。”

这是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对中原突围最全面的总结和最正确的评价。中原突围的战略牵制,功不可没,彪炳史册。

 

                       五师传奇

 

五师,从建军伊始,就书写着传奇。

从1939年初,李先念率160人90条枪南下,至1945个抗战胜利,五师在党中央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和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孤悬敌后,建立了5万余人的正规军和30余万人的民兵武装,先后抗击了15万日军和8万多伪军,对日伪军的大小战斗达1260余次,共歼灭日伪军4.3万余人,对国民党顽军的自卫作战870余次,毙伤俘顽军和督促顽军投诚起义共3.2万余人。解放了9万多平方公里的土地和1300万人民,建立了8个专区和11个中心县、66个党政军组织齐全的县级政权,以及数以千计的乡村级民主政权,成为中原抗战的中流砥柱,不仅从战略上配合了华北、华东的抗战,支持了国民党军队抗日正面战场的作战,牵制了日寇西进部队的进攻,打破了日军企图攻下宜昌这个最后的“国门”的妄想。在中华民族的抗战史上谱写了壮丽的篇章。五师的发展壮大,根在模范执行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源在继承和弘扬了党的群众路线和延安精神。根源所在,传奇也就不足为奇。

五师的另一个传奇是李先念,这位长征中受张国焘分裂主义路线牵连的红三十军政委,坚定地带着400余名将士回到延安,经过学习和甄别,被安排到一二九师当营长。李先念把个人荣辱名利抛在一边,仍然愉快地表示服从组织安排。后来,毛泽东同志出面调整,让李先念组织新四军独立大队南下,开始了他发挥军事才能的另一个新起点。

李先念同志在抗日战争及解放战争中,始终贯彻党中央和毛泽东同志的军事部署,一切从实际出发,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超人的胆识和卓越的军事指挥能力,忍辱负重,顾全大局,勇于担当的政治勇气和战略胸怀,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建立了不朽的功勋。1989年11月,中共中央军委公布的中国人民革命战争中的33名军事家中,李先念赫然在列。

这是历史的回音。